慕言萝北

云深不知处最受欢迎老师排行榜

No.6

蓝景仪

  蓝景仪老师?呵。

  上他的课简直就是浪费青春和生命。

  蓝景仪是出了名的爱玩,他的课自然也偏向于轻松活跃。但——上课时有多快乐,考试时就有多悲伤,比如说,题目摆在面前,明明记得自己见过,可仔细回想时,却只能想起蓝景仪老师上课循环播放的Rap。

  挂科。不是梦。

  他还爱起外号。详情参考金凌大小姐。

  关键你还不能反抗,毕竟聂导折扇轻摇地坐在你身后,万一哪一天他知道了你埋怨过蓝景仪老师,那么恭喜了,聂导给你加了一场戏。

  “欸那个谁,你考试挂科不能怪我啊!俗话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


No.5

蓝忘机

  蓝忘机老师是比较受学生欢迎的。虽然他严厉——但他美,他高冷——但他美,他铁面无私——但他美,他刑罚残酷——但他美,他狂撒狗粮——但……等等这个忍不了。

  蓝忘机讲课时,魏无羡前辈总会在窗外趴着。趴就趴吧,他还要蓝忘机互动秀恩爱。秀恩爱就秀吧,他还要抱着兔子秀恩爱。

  那可是传说中的兔子欸!

  怎么可能不动心?这一动心,就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一眼那雪白乖巧的小东西,结果还没来得及露出甚不姑苏蓝氏的痴汉笑,就被家规砸到了。

  “家规,五遍。”


No.4

蓝卿

  蓝卿老师,温柔如水,弱柳病梅。

  总的来说还是受同学们欢迎的。毕竟蓝卿老师长的文文弱弱的,讲话轻声细语的,一看就是个不会欺负学生的好老师。

  上蓝卿的课,最怕老师突然犯病。

  “……药……药……”

  “切克闹?”

  呸。画风才不是这样的。

  蓝卿老师十分敬业,哪怕像痨病鬼一样咳嗽一阵子咳的面颊绯红眸子含水,他也还会坚持要讲完这堂课。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蓝卿一咳嗽,守在门口早已没了耐心的江宗主就会破门而入,然后长鞭一扫紫光流转在险些闪瞎一众门生24k纯狗眼之后,把他们狗血淋头地骂一顿。

  大体意思是怪他们让蓝老师受累了辛苦了害的老师讲话讲的多了嗓子疼站的时间久了腿疼。

  然后江宗主骂骂咧咧地准备带蓝老师走了。

  当然这还不算完。

  蓝卿老师的敬业心理绝不允许他就这样离开,于是老师回头,温柔地对他们一笑,再估量了一下自己的手速,说道:

  “这样,你们先回去写个三十遍家规润润笔,我明早收。 ”


No.3

蓝思追

  蓝思追老师,和善文雅,和蔼可亲。上课时思路清晰,还会给学生们讲许多夜猎中的奇闻异事,着实令人身心愉悦。

  如果没有大小姐……呸,金宗主的话。

  金宗主一脸嫌弃而高傲地坐在最后一排,时不时对蓝思追老师的讲解冷哼一声作为评论。然后蓝思追老师就会好脾气地问他怎么了啦?

  金宗主往往回他一句蠢货+白眼。

  但蓝思追老师下一次还是会继续问。

  原本大家都以为蓝思追老师是受虐狂,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在调情。

  “阿凌,怎么了啦?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吗?/笑”


No.2

蓝曦臣

  宗主大人,优点一箩筐,数都数不过来,什么温文儒雅啦、热心善良啦、端方雅正啦、君子皎皎如玉啦、傻白甜啦……

  简直就是国民男友好吗!

  当然,是别人家的。

  主母金光瑶,体贴温柔,聪慧机敏。是蓝曦臣老师贴身助理的不二人选。

  两个人一起处理公务,一起筹备课件,一起授业解惑,一起写字画画,一起睡觉……好的吧。宗主主母真乃天生一对神仙道侣。

  好话说了这么多,主母你能放下手中的戒尺了吗?

  “不可以喔。”

  “阿瑶,要乖啦。”


No.1

蓝启仁

  蓝启仁老师,迂腐,刻板。

  但上他的课不用吃狗粮。

  如此一想——蓝启仁就是最优秀的老师啊。

  真好。


天凉了

#非常非常迟的霜降文

#ooc我的

#注意避雷

#瑟瑟发抖码字的某萝北


忘羡

  魏无羡无疑是最不用人担心的。

  一边外三层内三层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边还要拿着扇子扇风。

  并且在看见蓝忘机的一瞬间,老祖感受到的天气好像又冷了几分。

  “啊,好冷啊~蓝二哥哥抱~”

  “嗯。”


追凌

  “阿凌,冷吗?”

  “才才才……才不冷呢……”

  寒风吹过,金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蓝思追无奈地笑笑,把人抱在怀里,再伸出手捂着金凌冰凉的脸颊。

  “现在暖和一点了吗?”

  “……嗯。”


曦瑶

  蓝曦臣静静坐在书房里批阅公文,可没一会就困倦了起来。他是最不喜整理这些琐碎事务的。

  手微微扶着额头,手肘撑于桌上闭目养神,不久便听见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肩上一沉,似是有人为自己披上一件棉袍,身子顿时温暖起来。

  睁开眼睛,金光瑶淡然温柔的浅笑便映入眸子。

  “二哥,天凉了,要注意保暖啊。”


澄绾

  疾步来到藏书阁顶层却未见那人身影,江澄一愣,看见椅上无人问津的斗篷,随即心下了然,愤愤来到方才下过雪的梅园,蓝绾果然穿着一袭单衣在梅树下站着。

  “刚下过雪,你来这里做甚?”江澄一边嫌弃地走上前一边数落着,“天凉了,你也不知道多穿些衣服,染了风寒怎么办?”

  蓝绾浅笑一声,淡淡地说:“染了便染了呗, 反正是病秧子,多吃一味药罢了。”

  江澄本是出自关心,却被人这样一回,只觉得心中一阵无名火起,冷笑一声道,“好啊。只要蓝先生下次不要再奄奄一息地派人来我云梦求药就行了。”

  蓝绾淡淡应了一声,继续抬手拨弄着梅花,“左右蓝某就这点薄命,确实也不值得江宗主费心思配药。”

  说完还应景地像个痨病鬼一样咳了起来。

  江澄:“……”

  他算是明白,只要和蓝绾在一起,不论到底是谁对谁错,最后心疼的那个人,一定是他自己。

  解下斗篷将人卷起来扛在肩上,“行了行了,赶紧回去。真不知道你大雪天来这摘什么花……”

  蓝绾无言片刻,终是淡淡开口道:“前些日子你不是说我身上药味太重不好闻么,我就寻思着摘些梅香熏香。”



宋晓薛

  “道长~洋洋要吃糖!”

  晓星尘笑着喂了薛洋一颗糖,又解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人身上,“天凉了,阿洋仔细别冻着了。”

  宋岚点点头,又转向晓星尘道:“你也是。别光顾着他,冻着自己了。”

  说罢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晓星尘肩上,晓星尘笑笑,“子琛也是。”

  于是薛洋把自己的外套套在宋岚身上。

  阿箐冷漠地看着三人,明明各自穿着各自的外套,为什么还要换来换去???

  唉,算了。

  基佬的世界我不懂。


双聂

  聂怀桑拿着刀在校场上瑟瑟发抖,“大大大大哥,我我我……我有点冷……”

  聂明玦一边把自己的斗篷系的更紧一边皱眉斥道:“闭嘴!好好练你的刀!”

  聂怀桑:(ಥ_ಥ)


论瑶瑶为什么觉得自己有七米一

论瑶瑶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七米一
#奶瑶
#团宠瑶
#ooc我的
#注意避雷

  金光瑶小朋友很矮。
  非常矮。
  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但是瑶瑶一直以为自己有七米一。
  ——
  这天金光瑶哭的稀里哗啦。
  江厌离刚好端着莲藕排骨汤路过,便上前柔声问到:“阿瑶怎么了啊?”
  金光瑶默默眼泪,眨巴眨巴眼睛问:“嫂嫂,我是不是很矮?”
  江厌离一下就猜到是有人说金光瑶矮了,看着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不由得母爱泛滥,“怎么会,阿瑶一点都不矮,七米一呢。”
  ——
  有了江厌离的催眠,金光瑶自信满满地找到了金子轩,“哥哥,我是不是七米一?”
  金子轩弯腰低头看着自己的傻弟弟,刚才大笑三声问他是不是没睡醒时,江厌离伸出素手,温柔地掐了金子轩一把。
  金子轩一个颤栗,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强笑道:“对呀。阿瑶七米一。”
  ——
  后来金光瑶又询问了很多人,比如魏无羡。
  “羡哥哥,我是不是有七米一?”
  当然,人生是不会永远一帆风顺的。
  魏无羡听到金光瑶的问题后先是愣了许久,反应过来后就把自己笑了个没气,金光瑶就眨巴着眼睛看魏无羡笑得抽筋倒入了蓝湛怀里,还要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一脸慈母样的问一句:
  “今天没发烧啊????”
  “……”
  ——
  比如薛洋。
  “成美哥哥,我是不是七米一?”
  看着金光瑶自信认真的脸,薛洋吓的手帕森金一抖,手里的糖都掉在了地上。颤抖着声音,薛洋蹲下来抱住了金光瑶
  “小矮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这才让你伤了脑子。”
  “……”
  ——
  比如江澄。
  “澄哥哥,我是不是七米一啊?”
  江澄平视前方,根本看不见金光瑶,还被这突然一声吓了一跳。
  “见鬼了吧?大晚上的怎么听见金家那小矮子的声音了……”
  说完就往前走,然后被金光瑶绊倒了。
  ——
  金光瑶接二连三都收到打击,自信严重受损,便哭唧唧地找到了聂明玦。
  “大哥,怎样才能长高啊?”
  聂明玦几乎看不见自己脚边的那个小团子。
  “……”
  想了想还是弯腰把金光瑶抱了起来架在自己肩膀上,语气不善地说道:“这不就长高了。”
  ——
  蓝曦臣挂着和煦的微笑把金光瑶搂在怀里,“不论阿瑶低还是高,二哥都喜欢。”
  金光瑶搂着人的脖子,借着晨曦的微光亲了亲二哥的下巴,再看着蓝曦臣微微低头亲吻他眉间那点朱砂。
  金光瑶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只要二哥在就好。

“一句话”all澄向

哈哈哈哈团宠我晚吟
日常沙雕一下
小绾儿是私设不喜莫喷拒绝ky谢谢
——√

曦澄
双杰拆了,还你一璧如何?

湛澄
……
(我想带你回云深不知处。)
……
(呵呵。不可能。滚。)

羡澄
师妹师妹,你愿意把我们纯洁的发小友谊再升华一下吗?

澄宁
我说过此生与温狗势不两立。
……那我不姓温了。而且我不是狗,我是凶尸啊。

瑶澄
江宗主,一起去床上谈谈养孩子心得吧。

凌澄
舅舅!阿凌已经长大了,以后就有我来保护你吧!

澄绾
晚吟哥哥……来世再见罢。